您當前所在的位置: 首頁 -> 學術沙龍 -> 正文

北京語言大學文化青年學術沙龍系列第四期精彩開講

發佈日期:2020-11-16  作者:中華文化研究院 點擊量:

11月10日下午,由中華文化研究院主辦的“未來——北京語言大學文化青年學術沙龍”系列活動第四期在綜合樓清常廳開講。中華文化研究院助理研究員、碩士生導師譚惟主講《古今中西視野下經典闡釋的困境與探索——以錢穆論“情”為例》講座由陳民鎮老師主持。

講座伊始,譚老師首先提出了“古今中西”文化之爭的話題,並指出今天的中國文化實際上是在五六千年的發展歷程中不斷吸收各民族、各國家、各地域文化的基礎上形成的。譚老師介紹了從20世紀初至今“中國哲學”的建立及其發展狀況,在談到中國哲學應如何發展時,譚老師引用了湯一介先生的觀點,指出我們應該在學習和消化西方哲學的基礎上,促進西方哲學與中國本土資源的融合和創新,以形成中國化的存在主義、中國化的現象學、中國化的解構主義以及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談及經典闡釋這一問題時,譚老師講到了“經學範式”向“西學範式”的轉變,中國典籍分類學被西方知識分類學所替換,並用胡適、馮友蘭研究中國哲學史的例子加以論述。我國對經典的分類整理很早就開始,《漢書·藝文志》成為今存最早的古籍分類目錄。漢代以後,各種官修、私撰的古籍分類目錄不斷湧現,分類方法也不斷改進,清代編纂的《四庫全書總目》成為最具權威性的典籍分類方式。關於我國近代以來圖書分類與教學分科的問題,譚老師引用羅志田的觀點,認為中國學界在學術分科上對西學衝擊的早期迴應,更多體現在清末制定的各類新學的學科分類方面,當時的各類新學章程及課程表是瞭解近代中國學術分科的一個重要參考系。譚老師提出了中國哲學所面臨的困境。近代以來,在接觸西方哲學特別是康德和黑格爾哲學後,很多人覺得中國沒有哲學,即使有也只是準哲學,或者説只有具體的哲學如政治哲學、倫理哲學、歷史哲學等。於是“中國哲學是不是哲學”,“中國有沒有哲學”便成了問題,中國哲學學科便存在着合法性危機。面對這一問題,譚老師列舉出幾種代表性的觀點,認為近代以來中國遭遇到的挑戰,從一定意義上説是近代西方文化對中國社會和文化的挑戰,並對中國哲學的未來進行了展望。講座最後,譚老師提到錢穆論“情”研究是對儒家哲學思想核心範疇的現代闡釋,並由此提出了一些感悟與啓發,即我們不但要紮根中國學術傳統、不能簡單套用和移植西方的學術範式,更要注重培養廣闊深遠的思想史視野,具備古今中西格局下的現代學術眼光,來融入到現代學術的話語體系和共生對話的有機生長之中。

評議環節中,王金花老師認為譚老師的講座從學理層面上理清了學術儒學方面的源流,又啓發我們在治學方面要破除門户之見,同時又要明辨異同是非。正像錢穆先生所説,中國傳統學術一是心性之學,一是治平之學,要道術並重,不能厚此薄彼。與西方追求個體的自由意志相比,儒家傳統裏面的“情”更多地體現的是大羣意志,強調的是一種道心。我國當下正處於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時刻,儒學也有了新的發展,我們應該思考儒家傳統思想對普世價值方面有着怎樣的意義。在經史子集的分類問題上面,王老師認為這是歷史動態的反應,既體現了國家意志,又有一種價值判斷在裏面。

陳皛老師主張在中西文化碰撞下,面臨西方思潮湧入,我們不能簡單地用西方固定的學術話語來套用中國本土的研究對象,否則會在處理材料時出現無法解決的問題。而譚老師的關於錢穆論“情”研究正是中國學者用西方方式來研究中國術語的例子。

陳民鎮老師也作了補充,認為我們要動態地認識中國哲學概念,因為不同時期的哲學概念及其地位是不同的。陳老師以“心”“知”“意”“志”“性”“情”“命”為例,結合簡帛文獻的知識,闡述了其不同時期的內涵,並指出它們之間既有聯繫又有互動。

同學們提出“情與欲的關係”、“古代由欲到情的轉化”、“當今研究中國哲學的人,能否用中國學術安身立命”等問題。譚老師作出了簡要回答,她認為中國學問首要問題就是安身立命,學問首先就是人生的學問,並引述樓宇烈先生“由藝臻道,以道統藝”的論斷,提出要通過一個具體的技藝來體會儒釋道思想、智慧對生命的改變,做好本分事與由藝臻道是一體的,在自己學習的領域內深入探索,通過一種技藝來安身立命,對自己有一個深入認知,實現“由欲轉情”,由人心孕育道心。本次活動在師生交流和評議中圓滿結束。

中華文化研究院文化青年學術沙龍每兩週舉辦一次,旨在充分發揮學術交流的積極作用,營造良好的學術科研環境,歡迎大家積極參與。

 

分享到:

熱點新聞

熱點專題